www.yjgh.net
Advertisement

驴子告美人1

序:做人不可许下永诺,因为未必可以一一实现,不过,有时人到危急关头,就任何事都答应,但危险一过,就会将承诺抛诸脑后,文中的妇人得到驴子相救后但践诺,还恩将仇报,于是就出现了以下匪夷所思的事情…。(一)

古道西风,一个廿六、七岁,身穿孝服的妇人,骑着头驴子,踟躅前行。

妇人蹙着眉心,一面忧郁,但可以看得出她还是很俏丽。

「小毛...」她拍拍驴背:「爹去世后,就只有你陪我了…假如此去开封,找不到大伯...恐怕...」

妇人欲哭无泪表情,更令人怜爱,而她胯下的毛驴,就像懂得妇人所言、低低的嘶叫。

「小毛,你是我知音...」她拍着驴头:「快点走吧,天快黑了!」就在这时,一支响箭直射在树上。

妇人花容失色:「有响马!」马啼声很快就出现了。

「有谁可以救我?」妇人失声:「我…我一定以身相许!」但,四野寂寂,人影杳杳。

驴子似乎知道危险,它掉转头,就驮着妇人快跑。

但驴子的脚力怎及马匹!三骑快马从后赶至,一伸手就抱起妇人,硬生生搂到怀中!

「噢!香喷喷的小娘子!」抓着妇人的大汉,乘势就抓落她的胸脯上:「哗!好大好软!」

「啊…你…」妇人一只奶子被他抓着,自然是又气又急:「好汉…你放了奴婢吧…奴婢没有钱!」那大汉又在她粉脸上香了一口:「没有钱?那就留下来做押寨夫人!」「不!」妇人死命挣扎。

那大汉一手执疆绳,一手摸、捏,加上妇人的皮肤滑,他一时抓不牢,那妇人就从马背上跌下!她虽然衣裙不整,足踝扭伤,但仍拼命前奔。

「好!老子就和你来一幕野战哦!」大汉拉停了马,跳了下地:「老二、老三,我胡老大先乐一乐了!」

「好!好!」其余两汉「哈、哈」大笑:「老大饿了这么久,这小娘子有难啦!」

「胡老大,不要未入门就『流』出来呀!」妇人虽然脚痛,但仍拐着拐着奔跑,背后追她的大汉一边走一边放下佩刀:「来,我们洞房!」妇人刚好走到稍平的草坪上,就被大汉一把抓着。

「沙、沙」妇人的衣裙始扯开,露出肚兜来。

大汉探手就入内,一手捏着她一只奶。

妇人的乳房不算小,他的手掌虽大,但未能满握。

她情急下,俯头就用嘴咬他的手!

「哎唷,你要耍花枪?」大汉从靴筒一拔,拔出匕首就舐着她心口:「你再动,老子就把你的奶子切了下来!」他的刀尖正好碰到她的奶顶,妇人的奶头及乳晕很大,刀尖触到嫩肉,她抵抗力马上减弱!

胡老大一抓,将她的裙扯开,露出白白的肉及两条肉光致致的粉腿来。

「哗!真是尤物!」他看得眼也凸了,口水也淌出来,滴到她身上。

他匕首一挥,割断她的胸罩。

「噢!啊!」妇人鸣咽哭出来,她双奶圆而大,奶头似红枣大粒,她伸手按着自己双乳。

胡老大眼睁得更大,他扔下匕首,就一撕,将妇人的亵衣抓破!她的牝户也露了出来。

那两片紫红的肉,上面的毛发不多!

她不能用手去掩下体,因为一缩手,乳房就露了出来,妇人哭着,双腿紧并,想遮住牝户的肉缝!

「妈的!老子三个月不知肉味了!」胡老大一扑就压着她,他双手分开她按着乳房的手掌,跟着一低头就含着她的一颗乳头。

「噢…不…啊…啊…」妇人挣扎。但这一来反而弄得她更难受。

胡老大的嘴角是有胡须的,嘴巴又咬着她的奶头在啜,妇人挣扎着,双乳摇动,乳晕的嫩肉,恰巧擦在他未剃干净的胡须脚上,这样,弄得她又痛又痒,忍不住的呻吟起来:「啊…哎啊…不要…」

胡老大力大,他咬着她的一颗乳头狂啜,一手就用力抓着一个奶。

他用的力很猛,直抓到奶子扭曲变型!

妇人起初是扭身挣扎,但到后来,已经气力不支,她的奶头被啜吮了一盏茶的时间后,已发硬凸起。

「小骚货…」胡老大仍很冲动:「给我闻闻你下边的味道。」他放开咬着她奶头的嘴,一俯头就伏到她腰肢下。

「噢…啊…」妇人的大腿给他扒开,他的鼻子就凑到她的牝户上。

胡老大的鼻大,一闻就将鼻尖挤进阴唇内。

妇人又急又羞,双腿一夹,刚好夹着胡老大的头。

「骚货的牝户不臭!」胡老大的鼻孔深深的索了几下:「还有点香!」他将鼻孔钻了钻,还想深入一点去闻。但妇人双腿夹着他的头,令他不能再深入!

「妈的!」他一怒,就左右抓着她的足踝,将她的腿左、右分开!

妇人「嘤」的叫一声,面颊变得红又红。

因她阴唇大张,整个牝户都「扬」了开来。

「哮!真红润!」胡老大眼定定的望着她的私处,「啧、啧」赞美。

他将她的身一提,这可将头凑近一点,可以清晰的细看她屄形状。

「你这禽兽…你杀了我吧…」妇人大骂。

但胡老大一点也不恼火,他只是眼定定的看。

「喔…噢…啊…」妇人突然又哀又叫起来,这叫声带点急怒!

原来胡老大看得两看,忍不住伸出右手中指,去挖她的肉洞。

他的中指一塞,刚好全插进肉洞,还左、右撩拨一番。

胡老大的中指有指甲,这左刮右撩,自然弄得妇人肉洞内的嫩肉疼痛万分!

「噢…噢…」她腰肢不停的扭,想挣甩胡老大的手。

那老粗伸长手指挖了挖,多少挖到些淫汁,胡老大将手指放到鼻子前闲了闻:「真香,我受不了!」他解开自己裤子,掀高衣服下摆,掏出一根紫黑色的阳具来。

「小娘子,来,看看我的宝贝!」胡老大淫笑,他握着自己已斜斜竖起的阳物:「我一定捣得你欲仙欲死的!」

妇人闭眼不看,口中不所咒骂:「淫贼,你毁人贞节…你不得好死!」

胡老大露出屁股,一下子就压落妇人身上,他双手搓弄着她的肉球,阳具就在她小腹上揩来揩去,想向肉洞挺入!

胡老大趴在妇人身上,看不到背后情况,就在这时,草丛走出一个庞然大物!那是妇人骑的驴子。

它点地无声,两前足抬高,就踏落胡老大的后脑上。

胡老大握着自己的阳具,正想塞入那红彤彤的肉洞:「我来了!」

但突然他脑后产生一阵剧痛,胡老大来不及回头,已经被驴子两足踏中,他双眼凸出,口、鼻、耳都喷出血来。

那头驴子少说也有数百斤,它双足「砰、砰」的踏了两脚,将胡老大的脑壳踏碎。

这下突袭来得快而无声,妇人张眼见胡老大仆倒一旁,已经气绝,自是喜出望外。她顾不得赤身裸体,急忙站起,而那头驴子亦像通灵一样,目不转眼望着她。

「小毛…我们快走!」妇人攀上驴背,伏在它的颈上:「静点…快走…」那驴子迈开大步,真的往山路跑去。

但蹄声「的答、的答」自然惊动了伫候在不远处拉马等胡老大的两个大汉!

「胡老大!」两汉马上抢入草丛。

只见胡老大趴在地上,后脑开花,露出屁股,那阳具不偏不倚,却插进了一但泥洞内!

「那婆娘杀了胡老大!」两汉拔出钢刀:「这骚货不想活了!咱们捉着她,就一人乐一次!」

他们飞上马背,就巡着蹄声直追,马的脚力远比驴子快,那毛驴跑了半里,背后马蹄声传来,妇人搂着驴头:「小毛,快跑,让恶人追上了,我俩难活!」

毛驴像有灵性性,只是如飞的奔跑,像马一样。

那两汉见追不及,亦怒从心起,一人收刀拔出弓箭:「等我一箭射死这头畜生!」

他勾弓拉筋,就瞄着毛驴的后腿,「吱」的一箭直射过来。

毛驴似乎知两恶汉要伤它,它用力一蹬,身子跳起,但箭矢来得其猛,「波」的一声,仍插入它屁股上!

驴子负痛,仍往前走,但终不支倒地!

妇人被抛下驴背,她赤着足,拼命前奔:「救命,强盗杀人啦!」

两骑马追近,其中一个大汉狞笑着:「你这婆娘敢杀我们兄弟!」他用刀柄一敲,正中妇人头颅,她闷哼了一声,晕了过去。

两个大汉跳下马,抱起了妇人。(二)

「张老三,你要不要来?」他一手摸落妇人的奶子上:「这骚货细皮白肉,杀了倒浪费!」「沈老二,不如先绑起这婆娘,免她再杀我俩!」

「对!」张老三用力将妇人的衣衫再割下来,搓成布条形。

而沈老二就在地上钉了几支大树枝,深入泥内,两人将妇人「大」字形的固定在地上。

妇人已呈半裸,两只乳房外露,下体牝户张开。

「这婆娘屄生得低,相信一定很骚!」沈老二望着她的胴体。

张老三似乎对女性兴趣不大:「俺对婆娘,没有兴趣,咱们又不是采花,你要来,我在外边等你好了!」

沈老二望了几望,淫心大起,他点了点头:「好!我就试试!」他解下裤子。

张老三牵着马,走远了。

沈老二握者阳物,先在那妇人面上射尿!

「沙、沙」尿撒往她口脸上,将她浇得醒转过来。

「哈…」沈老二握着阳具狞笑:「你醒了,看看老子的鸡巴大不大?」

妇人「噢」了一声,她闭眼不敢看沈老二。

沈老二脱下裤子,压上她身上,他那双粗大的手掌,大力的搓捏着她的双乳。

妇人咬着下唇,不吭一声。

沈老二的阳具在她的小腹上揩来揩去,又伸去摸她的阴唇、挖她的阴道。

妇人「鸣、呜」地抽咽着,她激动之际,自然没有淫汁流出。

沈老二啜了几口奶子:「妈的,刚才一时情急,尿都射到你面上去,浪费了,现在半点尿也没有!不然,在你阴道再撒泡尿,也可方便我捣死你这骚货!」

他垂下头来,就朝她的牝户吐了些一口水,再用手指糊开了!

那妇人的阴道果然有些湿润。

沈老二那阳具仍未全硬,他蹲坐在妇人的身体上,将阴茎压在她乳沟下,将那半硬的阳物,在她的乳沟揩来揩去,就像是磨剑一样!

那妇人只是鸣咽,她逃过了胡老大的毒手,看来逃下过沈老二的淫辱。

「你的奶子怎么松泡泡的!」沈老二又将龟头抵在她的奶头上!

那龟头和乳头同是嫩肉,沈老二撩得两撩,产生不少快感。

但妇人的奶头仍是凹陷的,不过,沈老二的阳物就已经昂起了。

「骚货子!大爷给你好东西!」他狰笑。

「呸!」妇人一口口水就往上吐,正好吐上他的面:「你干脆杀了我吧!」

「不!」沈老二用手抹了抹面上的口涎:「我淫完你,再把你卖到附近的农村去,起码值几两银子!」

他又用手探她的肉洞:「妈的!还是干巴巴的?好,弄点『水』出来!」

沈老二拾起扔在远处一柄匕首,用手拈着刀身倒持着,就用刀柄去撩妇人的牝户。

那刀柄起码三寸多长,上面缠有布,比男人的肉棍还粗大。

沈老二用刀柄头撩得两撩,已插了寸许,那妇人痛得裂牙张齿,但就是不叫一声。

「真好玩!」沈老二又将刀柄再深入半寸,妇人终于呻吟起来:「哎…哎哟…」

「你叫了!」沈老二大喜:「这肉洞开了『窍』,等一会就更顺滑!」

因为刀柄硬插进去,那牝户自然的分泌出淫汁来,那肉洞已湿濡了。

沈老二趴身下去,那肉棍儿就是一挺!

「鸣…啊…」妇人哀叫起来,她终于贞节不保。

沈老二的肉棍插进了一半后,再用腰力一挺!整支肉棍儿就塞进牝户。

「啊…真爽…」沈老二连连的快顶了几下,那肉棍头在肉洞内左冲右突!

他是久旷,一点也不怜香惜玉,连连的就插了数十下。

妇女只觉下体又热又痒!

「你这婆娘…想不到…下边…还这么紧…」沈老二拉出阳具来看,只见龟头湿淋淋的,沾了不少淫汁。

他「呵、呵」的笑着,又连连插了卅多下。

沈老二毕竟是傻老粗,只顾自己快活,毫不理妇人如刀割的感受。

他挺多几下,喉中突然怪叫:「噢…噢…来了…噢…」

跟着阳具就连连抽搐,那妇人只感到一阵阵热流喷入花心内,她眼泪直流,口中咒骂:「你这杀千刀的山贼,有本事就一刀把我杀了!」

沈老二的阳具软了,滑回出来。

他站起绑回裤带:「我不会杀你,天快黑了,蛇虫鼠蚁都会爬出来,等一会,等娱蚣爬进你那洞洞,咬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沈老二一边狂笑,一边拾回他的兵器:「张老三,咱们先葬了老大,明日再来看艳尸!」马蹄声扬起,两人三骑走了。

妇人被绑在地,自是叫苦:「那粗汉果真要我受蛇、虫之咬?」

她不禁毛骨栗然:「救命!救命呀!」

原来沈老二射在她牝内的秽液,有不少已经倒流而出,滑潺潺的流在大腿两侧及地上。这秽液有阵「腥臭」味道,人闻了亦「刺鼻」,但虫蚁闻到,倒是大餐!

妇人被绑不能动,下体又大张,难怪她连连叫苦了!

「假如真的有虫钻进去…」她不禁冷汗直冒,拼命挣扎:「救命!」就在这时,已有三、五只蚂蚁爬上她大腿上,妇人哭了出来。

女人就是怕蛇、虫这类东西。

但,这时又有蹄声响起!一拐一拐而来的,是那头驴子!

「小毛!」妇人像见了救星一样:「快救我!」

那驴子像通灵似的,走到她身旁,垂下头来就咬绑着她手腕的绳!

那绳是撕下妇人的衣服造成,虽多捆了几层,咬得几下,就断开了。

妇人的手一自由,就伸到胯下,先扫走身上的蚁,再用绳絮,抹干净了下体。

那驴子屁股仍插有一箭,妇人双手一拔,拔出箭头:「小毛!没有你…我…我章蓉都下知…能否活过今晚!」她搂着驴颈「呜、呜」的哭了出来。

那驴子伸长舌头,在她脸​​上舐了舐,它屁股中了一箭,幸未伤及筋络,虽流了一点血,仍然可走!

章蓉哭了一顿左右,她怕沈老二等山贼会再来,急忙将破衣、破裤穿回身上,然后牵着驴子,往开封而去。

大阳下山前,章蓉幸好找到一户山间人家,瑟缩在屋后柴房渡过一宵。

那户人家见她是女流,倒肯发善心,并给了她一件破衣穿着。

一宿无话,翌晨,章蓉骑着伤驴,就望开封而来,逐渐近城,逐渐人多。

章蓉虽身上破烂,但人悄丽、娇美,倒也有人留意她两腿。

她向人问路,就往城南的「章府」而来。

章府是秀才府,章老爷叫三槐,家道亦自中上。

「伯父!」章蓉见到章三槐就扑入她怀里痛哭。

「蓉儿!」三槐亦很激动:「我接到信,知你父、娘亲渡江翻舟溺死,真不幸!」

他执着她的衣袖:「来!告诉伯父,你怎么走来的?」

章蓉于是讲她和毛驴前来的经过,她有述及路上遇到强盗,但就没有讲沈老二强奸她的事。

「这头驴子倒肯护主,就把它寄养在马栏吧!」章三槐又连连叹息。

他又吩咐家人预备热水给章蓉洗澡。章蓉浸在浴桶内,连连用手洗擦牝户。

她想到沈老二用刀柄插她牝户的一幕,心仍有余悸,于是用力一撕,将一大撮阴毛扯了下来。「这事不能宣扬…」她很快就冷静下来:「假如有人知道,我这辈子就嫁不出了。

除了头驴子外,是没有人知道我的事,那山贼不知我是谁,只有小毛…「章蓉似乎想到什么似的:「我应承过嫁它,但它不过是头驴,这是开玩笑,作不得准的!」

她蹲在浴桶内,泡浸着身体,水将她两乳浮了起来。

她望着自己的细皮白肉:「爹以前下许我嫁梁兄,误了多年,现在,我终于可以找户人家,不过…我一早已不是处子之身,这秘密…一定要…」

她想过一个念头:「小毛!对不起,不要怪我心狠,我留你不能。」

章蓉洗干净身子,站了起来。「我下体已经恢复如常,看不出曾遭人蹂躏!」她望着着自己的胴体,心又有绮念:「我要一个男人,真的男人!」

昨夜沈老二虽然「快而短」,但她却有一份异样的回味!

就在这峙,户外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那影子,不像是人类!

章蓉吓了一跳,那是驴子小毛!

「畜牲,你跑到这里来干吗?」章三槐和家丁叱喝着,跟着是驴子嘶叫,当众人拉走它时,它发出愤怒的叫声。

这晚,章蓉发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她梦见自己一丝不挂躺在绣榻上,她欲火如焚。

章蓉搓着自己的乳房,她用手指拈着两粒奶头,轻轻的捏:「啊…噢…呀…」那两粒软而凹陷的蓓蕾,慢慢凸起、发硬。

章蓉的呼吸急促起来,她希望有男人来捏她的奶子。

她的乳头从她指缝中凸了出来,她大力的搓着自己的乳房。

那两只又大又白,连蓝色筋脉都清晰可见的奶子,被她自己搓得满是淡红的指印。

章蓉不觉得「痛」,她只觉得空虚。

她屄微张,像有虫蚁爬进她牝户内,轻轻咬她似的,令她十分痕痒,章蓉身子在床上典来典去,光是摸、捏乳房已经不能「消痒」。(三)

她双手垂到小腹下,轻抚着自己的阴唇。

她的手指捏开了阴毛,轻轻地按在嫩肉上。

阴道和阴唇开始湿润起来。

章蓉觉得更加痕了,这种痕痒是由心内发出。

「哎…哎…如果有男人,多好…」她轻叫起来。

她的手指颤颤的扒开阴唇,按在阴核上。

「啊…啊…」章蓉的手指碰到凸起的阴核时,像按下痕穴一样,她浑身抖颤:「哎…哎…哎…」她停了一下,又再摸落阴核上。牝户内的淫汁,源源的流出。

章蓉一个翻身,将身子趴在席上,她将牝户紧贴着席面,慢慢地揩磨起来。

「哎呀…」她额角冒出汗珠…「我要…我…要…」她越磨越快。

贴在席面的牝户给粗糙的草席擦过,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

她感受到自己牝户流出来的淫汁,飞溅到草席上;还有,她牝户上的阴毛刺进草席上的空隙处,在揩磨时,那些柔毛折断了,一根根卡在草席的缝隙上。

「噢…啊…男人…」章蓉呻吟着:「我要男人…」

她的牝户擦在草席上久了,有点浮肿起来,而沁出的淫汁,沁在席上,令她每下的磨擦,都发出「吱、吱」声。章蓉抓着草席,不断的磨…

就在这时,房中突然多了一个大汉。

他站在床边,欣赏着她「磨」,他嘴角泛出微笑,大汉满嘴胡须,相貌魁梧。

章蓉伏在席上,当然看不到床边站着人,她远是上下左右的磨着:「啊…有男人,就好了…」

就在她香汗淋漓时,大汉的手就摸落她滑溜溜的背脊上:「章蓉,我来了!」

「啊!」章蓉听到男人声音,吓了一跳,她不敢回过身子来,但就停止了「磨」草席:「你是谁?」

「你不认得我?我是小毛!」大汉坐在床畔,两手将她的身子翻过来。

「不要…我要叫了!」章蓉急起来,但她浑身乏力似的,大汉一扳,就把她扳成仰面朝天。

「不!」她尖叫一声,双手掩着奶子前端的腥红两点。

但她忘了下体,那晶莹的牝户就全现在他眼前。大汉猛地俯头,嘴巴就吻往她牝户上。

「噢…啊…!」她轻叫起来,双手一垂,就扯着他的头巾,整个人抖颤起来。

他的唇,吻在她湿滑的阴唇上,他嘴角的胡子,就刺入她红红的嫩肉内。

「喔…痛…不…不要…太脏了…」章蓉想将腿紧并,但大汉就扒开她的腿。

他吮着她的牝户,她只觉得一股热气,从他的嘴喷入她花心深处,跟着她的阴核随着他的吸气,牵引到他口唇边。

「哎…哎呀…」她的手肉紧的按着他的头,她已浑忘了羞耻。

他的胡须刺着她的「热唇」,章蓉的淫汁有如潮水似的涌出。

他的胡子沾上她的淫汁,那些「白泡」弄得他满嘴都是。

章蓉差一点晕了,她从来没有试过这种「极乐」,她十趾张开,腰肢弓起。

「你…你…」她喘着气:「你究竟是谁?」

「我是小毛!」他抬起头来,他虽然不英俊,眼大脸长,但章蓉始终记不起他,不过她又觉得他很面善。

大汉慢慢爬上床榻,将身子座落章蓉身上。

虽然他有穿衣服,但她似乎感觉到他的雄伟:「噢…你…啊…」

他一俯头就含着她一颗奶顶,那嘴巴的胡子就擦在章蓉的乳晕上。

「唔…不要…啊…」她似乎浑身乏力,他一啜一放的,令她死去活来。

大汉一边咬啜着她的乳头,一边解自己的衣服,章蓉眉丝细眼,看着他赤裸上身。

他十分健硕,皮肤是古铜色的,心口还有很多弯曲的黑毛。

大汉用心口压着她的胸脯,她两团肉球,被他压得扁扁的,向两旁挤了出来。

他胸前的黑毛,擦在她奶头上,似毛笔扫往她最幼嫩的地方,她两眼翻白,不断的喘气。

「娘子,你终于属于我了!」大汉垂手解自己的裤头。

章蓉半闭上眼,她望着床头的蚊帐。

大汉的胯下是灼热的,那根东西似乎很大。

他的阳具已经发硬、昂起。

那话儿足足有一尺长,像婴儿臂似的粗。

章蓉只觉得有根大东西在她下腹上揩来揩去,那不像普通人的性器。

她有点愕然的张开眼:「啊!这是什么?我…我不要…那…那会死的!」

大汉的东西巨而粗,十分骇人,章蓉虽然下体湿润,但是要纳入这么巨大的东西,她抖颤了!

「娘子…我,我会轻轻的…」大汉柔声,他提着她的足踝,将她的腿分开。

「不!不!」章蓉用手掩着牝户:「我会死的…那…那太大了!」

大汉执着她的手:「娘子,你不要怕…」

章蓉摇头嘶叫:「不要…不要…」

但大汉怎容她躲缩,他的成尺长巨棍就朝她的肉洞一挺!

「呀…呀…」章蓉只觉撕心裂肺的剧痛,她惨叫起来…

章蓉醒转过来,她张眼一望,虬髯大汉没有了,她身上的衣服还是好好的——她原来发了一个噩梦。

她浑身是汗,连胸兜都湿了,她摸摸自己下体,那里还安好!

「小毛…」她喃喃自语起来:「我一定要打发了他!」

她摸了摸自己的牝户,还有余悸。

翌晨,章三愧一早就来看章蓉,他对侄女嘘寒问暖:「蓉儿,伯父有一个学生叫何承欢,今年二十五,尚未成婚,你现在是独自一人,伯父打算将你许配他,这可以了我一宗心事!」

章蓉脸一红,她垂下头来:「…任凭伯父作主!」

章三槐摸了摸下颔的长胡子:「等一会,伯父就叫承欢来府,你姑且躲在帘后,偷偷看看未来的夫婿,假如你满意的话,伯父就尽早为他主婚!」

章蓉点了点头。这天下午,何承欢就过府。

他长得斯文白净,倒是文弱书生的模样,但一面秀气。

章蓉在帘后看了,芳心暗喜。

章三槐跟着请章蓉出来和承欢见面,正是一个骚婆娘,一个脂粉郎,两人目光一相接,双方都有意思。

章三槐「哈、哈」大笑,就择定月尾吉日,安排承欢迎娶章蓉。

她见到承欢俊悄,亦庆幸终得俏郎君。

不过,章蓉有两点隐忧,第一是宵来「小毛」的绮梦,第二是她不是处女之身。

她整天苦思解决的办法。

这天,章三槐来见她:「蓉儿,救你一命的驴子,近日不肯食草,还用腿乱踢,你要不要去看看它?」

章蓉榣了摇头:「一匹畜牲,与我何干?」

章三槐正色:「它虽是驴子,但护主有功,你还是看看它比较好!」

她拗伯父不过,只好来到马栏。

驴子见到章蓉,嘶叫甚是欢欣,还想冲出马栏,但章蓉一脸木然。

「蓉儿,过去抚抚小毛吧!」章三槐推了推她。

章蓉淡然的走过去,毛驴竟然伸长舌头去舐她的粉脸。

「讨厌!」章蓉被它舐了一口,有点不高兴,转身就走。

驴子发出嘶声,似千般无奈。

章蓉按下来,再没有到马栏,她忙于准备婚礼。

她想到扮「处女」的方法。

她选择了草鱼的鱼鳔,那是个气泡样的东西,中间空的,她将鱼血滴在鱼鳔内,然后塞入自己的牝户中。

只要何郎捣破鱼鳔,那气泡内的血就会渗出。「这样就无人知道我已经失身啦!」

章蓉想了很多次,始终认为这方法最好!

但鱼鳔一刺穿就泄气,而且不耐久放,章蓉美其名是下厨,但目的是要把鱼血滴入鱼鳔内,又不致将鱼鳔弄破。

她试过用针挑穿小孔,再用灯蕊点鱼血滴入泡内,起初是失败了。

「唉!还有三天就是佳期,我怎么办?」章蓉有点心焦。

她躺在床上,不期然又模着自己的牝户。

「这肉洞人人都迷,但就是没有办法再变成闺女!」她尝试将鱼鳔塞入牝户内,有时成功,但亦有失败。

失败了,她用筷子伸到阴道内,将鱼鳔「夹」回出来。

鳔破了,很易夹出。章蓉将牝户弄得血淋淋,满是血和鱼腥味。

「不成,假如有鱼腥味,何郎会起疑的!」她又试过将花红粉灌入牝户内,这样当淫汁流出时,混和了花红粉,就如流出处女血似的。(四)

「不成,颜色大淡了,不像鲜血!」章蓉望着牝户,流出一大滩浅红的淫汁。

「而且,破瓜流出的血,哪有这么多!」她望着肉洞发怔。

章容立定了主意,将鱼鳔塞进屄:「只要不弄穿这小泡,我一定可以成功!」

章三槐虽然奇怪,近期章蓉频食草鱼,但他想不到是章蓉的实验。

他对章蓉是疼爱万分的,预备了丰厚的嫁妆。

章蓉终于成功了!

她发现在侧边穿鱼鳔,那泡很快就泄气,但在鱼鳔顶弄穿小洞,把鱼鳔扭着,那么气就不易外泄。

章蓉用灯蕊滴了十来滴血入鱼鳔,然后用线将鱼鳔顶扎紧。

「成功了!」她乐得笑起来。

她躺仁床上,将腿大字形的张开,然后慢慢将鱼鳔塞进去。

章蓉每下动作都小心翼翼。

章蓉将那鱼鳔塞进牝户后,下体自然有股鱼腥味!

她慢满走,莲步姗姗,生怕行大步,两腿夹得太紧,弄破了体内的鱼鳔。

她工于心计,命婢女插了些玫瑰花来,将花瓣撕了下来,捣碎,将汁液搽在她的阴唇上,倒算辟除了鱼腥味。

翌晨,何承欢就预备花轿来接章蓉,她扮得香喷喷的,由章三槐送出门。

「蓉儿留下一头毛驴,稍后将它送去何家,当是她的嫁妆也好!」

章三槐亦觉得这头驴子很怪,不肯食饲料,久不久就悲嘶。

章蓉出嫁,驴子似乎愤愤不平,更加消瘦。

章蓉在何家拜了堂。

「一拜天地,再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媒人唱完诺,章蓉就被送进入新房。

她内心紧张得很,怕的是鱼鳔在体内破裂。章蓉两腿分开,坐在床沿,一颗心是在「砰、砰」乱跳。

何承欢内心就欢喜得很,他娶到美貌的章蓉,就像拾到金子一样。

「娘子,请宽衣吧!」他首先脱下自己的衣服。

「娘子,你好美…」他一搂,就搂着章蓉。

他模捏着她的乳房,用手指撩拨她的奶头。

「噢…啊…」章蓉在他耳边呻吟起来。

「娘子…你握着我的命根摇摇看?」承欢触摸着温柔,下体马上亦发硬。

「不…妾身不敢…」章蓉娇叫起来,她只是大力的搂着承欢。

他自己脱下裤子,床榻上多了两条肉虫。

承欢的肉棍子虽然昂起发硬,但本钱就和他英俊的外貌不配。

从揩、碰的触感,章蓉估计他那话儿不到四寸长。

而且,棍身是幼长而瘦的。

承欢像把玩珍品一样,他除了吻章蓉外,嘴巴就像贪嘴的婴儿,含着她的奶头在啜吻。

他平日是有往外召妓的,床上调情的功夫自然纯熟得很。

他除了啜奶之外,还用牙齿轻轻咬着乳头,然后伸出舌尖去撩奶头上的小洞。

那里本是泌奶的口,但承欢用嘴封着撩得雨撩,草蓉已经发软…

「哎…哎…你要奴奴的命了…」她皱着眉,两腿紧箍着他的腰:「相公,啊…」

她呻吟,他更起劲了!

他的嘴几乎想将她奶头的皮都啜甩下来一样。

跟着,他的舌头舐过她的脐上。

「不要…相公…」章蓉知道自己事,他的口唇如果埋在她牝户上时,多少会闻到鱼腥味。

她小腹抬起,用牝户擦向承欢的龟头。

他那话儿被阴毛所揩擦,那痒痒的感受令他暴力起来。

他握着肉棍子,狠狠的就朝她的肉洞一挺!

「哎呀…痛…痛…」章蓉蹙眉娇呼。

她知道破瓜之时,十个女仔九个是叫痛的,何况,他的阳具瘦长,十足十毛笔插进一样。

「哎哟…」她双手抓着承欢的肩,腰肢再用力向上迎。

她相信,理在牝户的鱼鳔,已经被他顶中。

那鱼鳔随着他的龟头,滑入她子宫头旁,她依稀感到,有液体从她体内流出,经过大腿内侧,然后淌往床上的子孙帕上。

她呻吟,她激动溅泪。章蓉是因为狡计得逞而流泪。

但承欢看见她粉脸的泪痕,还以为她因失去初夜而哭泣。

他柔声问:「娘子…我弄痛你没有?」跟着,将冲刺的力度减慢。

章蓉扮处女扮得很辛苦,他放慢了抽插,反而令到她有不汤不水之感,她不敢扭动腰肢或抛起屁股来迎凑,生怕自己丑态一露,就让何承欢看出破绽。

章蓉只是红着眼、泪汪汪,两腿紧并。

承欢吻了吻她面上的泪痕,然后托起她的大腿又狠狠的抽插了百多下,她只是喘着气,不时「噢…喔…喔…」的呻吟。

他虽感到她牝户略松,但美色当前,又被她一面泪痕所骗,于是又狂乱起来。

「喔…呀…」章蓉似乎不胜抽插,她头摆来摆去,胸前双丸,随着左摇右晃。

承欢看着她两个奶在左右晃动,心中不禁一乐。

他双手一抓,抓着她双乳,大力的扭动那两团软淋淋的滑肉,跟着又挺了十多下。承欢这时只感到一阵甜畅,他打了几个冷颤…

「啊…啊…娘子…为夫…没有了…」承欢一趴就趴落章蓉身上。

她体内的鱼鳔虽然破了,但却蒙在子宫颈附近,她感受不到热流烫上花心的快感!他的阳具在她牝户内慢慢缩小、软化、滑出来。

章蓉很工于心计,她知道承欢的龟头一定沾上鱼腥味,假如不将味道除去,她苦心安排的一切就功亏一篑,她突然迅速的转身,就趴在承欢小腹下,张开小嘴就含着那根软绵绵的肉茎。

「噢…你…」承欢乐得双足直蹬。

「呜…」她含着那粘糊糊的肉茎,将那吮得一干二净的。他享受着。

章蓉的举动虽然奇怪,但他看到床榻上的黄帕,见有两点瘀红的鲜血,心里就没有想到其他:「娘子,你真好…我要尿了…」

她张开嘴:「相公!你以后就是我夫君,你就放往妾身嘴内吧!」

章蓉再吮多两口,承欢忍不住,就真的在她嘴内撒上一大泡尿。

好个章蓉,眉也不皱,就将它全吞进肚里。

承欢感动得很,一把搂着她:「好娘子!」

章蓉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她跟着要做的,是取出牝户内的鱼鳔。

因为再不取出,牝户就有恶臭的腥味,要想遮掩也遮不住了。

她跟着爬起身:「相公,我也要小解,顺便洗洗牝户…」她装着娇羞的样子,令何承欢有些意动。

他望着她的肥屁股走下床,穿上袍子,走出房外。

章蓉是叫婢女给她预备热汤,她希望用水冲出牝户内的鱼鳔。

婢女烧好一大桶水,她就爬进浴桶,开始洗下体。

不过,她想不到何承欢会偷窥的,原来何承欢躺往床上良久,不禁想到:「以前唐明皇偷窥杨贵妃出浴,我何不学学这风流的勾当!」

他轻手轻脚走到房的另一厢,就见到浸在浴桶内的章蓉。

她身子浸在桶内,只看到她双手在摆动,似乎是在洗下身。

「噢…呀…」她手指伸进阴道去挖,想将鱼鳔挖出来。

章蓉面是微带痛苦,焦灼状的。

「什么老是挖不出呢?」她有点焦急。

原来那鱼鳔穿了后,又给承欢的精液一喷,似乎贴在牝户内壁上了。

鱼鳔甚薄,一时三刻亦未能冲掉,章蓉立在浴桶内,眼睛四周一瞧,就见到沙窗外有人影。

她吓了一跳,马上轻呼起来:「哎唷…好痛…好痛啊…」

窗外的承欢忍不住了:「娘子,你有什么地方不妥?」

「呀…」章蓉马上蹙眉扮痛楚:「官人,你…太大了…妾身…下边…痛得很…还有血,可能…肠子…都给你弄破了…」她还流下泪珠,楚楚可怜。

何承欢看得心头一荡,他顾不得了,走到门前一推就走进室内。

「不要…相公,不要…」章蓉一急,马上掩着双乳,将身蹲在浴桶内,只露出头部说:「老爷知道了,会骂奴婢是淫娃!」

承欢「嘿」了两声:「闺房之乐,有什么淫与不淫的?旧日唐明皇不是在华清池看杨贵妃出浴吗?」他抢到浴桶前,恰巧看到章蓉两只白奶子浮在水面上。

他吞了啖口涎,马上脱下袍子和裤子:「娘子,我们就来鸳鸯戏水!」

「唔…不要…」章蓉有点吃惊:「妾身下边还痛…」她伸手在牝户内再挖,想挖出鱼鳔。

但承欢就没有理会,他赤着身子,就跨入浴桶。

「噢…」章蓉娇呼,而水亦溢满一地。

两个人站在浴桶内,肌肤自然相贴,那奶头在水中泡了这么久,已微微凸起。(五)

而他搂着她,一任她两粒乳蒂,揩在自己胸膛上,亦有阵阵快感。

承欢贴着她小腹的阳具,慢慢地亦再次发硬,顶着她的肚皮。

「相公…不要…在水中…会伤害身子…」章蓉低吟:「不要…」

他香着她的面孔:「不怕…有水浸着你下体…我挺进去时…你不会太痛…来…」他提起章蓉的一只脚,将她搁到桶边。

这样,她的牝户就大开中门,承欢接着一挺,「吱」的一声,他的阳具就在牝户中直透到底。

「哎呀…啊唷…」章蓉呻吟起来,因为浴桶甚窄,她避无可避,「吱,吱」的水响​​仿佛音乐似的。

他有水帮助,所以每下挺进都十分顺利,但水亦造成章蓉阴道的湿滑,他的阳物,很容易亦滑脱出来。

「哎呀…」章蓉双手搂着承欢的头,眉丝细眼,她心中暗叫:「假如阳具粗大一点就更好。」

她拼命迎合,似想将自己的阴唇皮挤进他的肉里去似的。

承欢自然大乐,他兜着她的屁股,连连顿了数十下:「娘子…你真好…」

「唔…」章蓉装出娇羞无限,她将头伏在他肩膊上,忍受着他的撞击。

就在这时,她感到子宫头附近的鱼鳔残骸,似乎向体外流。

原来承欢每下抽插,都将浴汤迫进她体内,像是抽水似的。

原本贴在子宫头的鱼鳔弄掉了,随着水势,慢慢外流。章蓉暗叫一声苦也!

如果鱼鳔黏在承欢的龟头上再带出来,她十分难自圆其说。

但,幸而承欢欲火焚身,他连连抽送,未觉有异。

「哎哟…好痛…哎…呀…」章蓉呻吟得更大声了:「相公…轻一点…妾身的肠子…也痛了…「她还在他肩上咬了一口。

承欢喘着气,又抽插了几十下,他似乎感觉有东西粘着他的龟头了。

「娘子…你痛吗?似乎…你脱皮了…」他就要伸手去摸阳具。

「啊呀…」章蓉紧搂着他:「不要…我痛死了…」

章蓉知道,他模到了鱼鳔,她就羞死了。

但,就在这时,却听到人声及驴子嘶叫。

「这畜牲,像发狂似的冲来,就往内宅撞,亲家大人,真对不起!」说话的是章三槐。

而承欢父亲及家丁,则在拦截驴子。

「不好!是你爹!」章蓉把握千载难逢机会,推开承欢。

他亦有点吃骛,急忙爬出浴桶。

章蓉用手一捞,在阴唇口捞住那具破鱼鳔,握在掌心内。

驴子狂嘶,又起脚乱蹬。

何府家丁用火把、灯笼吓唬它:「畜牲,你也学人闹新房?」

「承欢,家嫂,你们小心这驴子!」何父大喊。

承欢顾不得身湿了,他马上穿上衣服。

章蓉亦穿回裙子,她赤着足叱喝:「小毛!你找死!」

说也奇怪,驴子听到她的声音,似乎平静下来,嘶叫也没有那么大声。

章蓉掠了掠秀发,她打开房门:「你干吗跑来这边?弄得大家鸡犬不宁!」

小毛似乎知道理亏,低声嘶叫。

章三槐打圆场:「这驴子或许念着你,蓉儿,你就收回它吧!」

章蓉望了望家翁:「老爷,我就带它安置!」她牵着驴子走了。

说也奇怪,小毛这时乖乖的任她带走。

承欢望着驴子,有点醋意,加上二更夜凉如水,他不期然打了个喷嚏。

这晚,承欢就发起热来。章蓉摸着他热烘烘的面孔:「相公,你怎么了?」

承欢双眼通红:「娘子,你那头驴子,和你有什么关系?看来,它颇通人性!」

章蓉陪着笑脸:「相公,那驴子是我自细养大,又曾救我一命,你干吗吃醋?」

他把她一准:「这驴吓病了我,留它不得!假如你以夫为重,就替我杀了这头畜牲才好!」章蓉失声:「我…我怎下手?」

承欢压着她:「在饲枓中落毒,喂它吃巴豆,它就会归天!」

他双手叉着她的头:「你不下手,我有生一日…都怀疑你和那公驴…哼!」

章蓉眼转了转:「相公…明早…我一定杀了这头驴子!」她闭上双眼,放软身子:「相公如果要杀妾身,就下手吧!」

她胸脯急促的起伏着,承欢虽在发烧,但看见她动人的姿势,心不禁一落。

他两手扭着她胸前两团肉:「我…我要你欲仙欲死…」

「不…相公身子不舒服…」章蓉娇呼:「不要…」

但承欢就像疯了一样,一把扯开她衣襟,她两个肉球又露了出来。

「哎…哎…」章蓉被他咬着乳头,有些痛,但承欢咬着后,却伸长舌头去舐乳头中央。章蓉身子不断挣扎。

而他的手亦掀高她裙子下摆,章蓉两条白雪雪的大腿就露了出来。

他将自己毛茸茸的腿曲起,就去揩她的大腿内侧。

承欢的脚毛很多,这些鬈曲的脚毛,在她的粉腿上摩擦,令她觉得又痕又痒。

他的腿不断揩,她的淫汁开始流出。承欢虽然发烧,但却是兴致勃勃起来。

承欢没有直接插入,他将龟头抵着她的屄顶着阴核,轻轻的擦。

「啊呀…相公…你要…我的命了…」章蓉乐得两足直挺。

他的龟头擦得两擦,她的阴核就凸了出来,变得硬硬的。他亦乐得很。

这也难怪,他是洞房花烛,亦以为章蓉是黄花闺女,男人为了尝新,有时是会拼命的。他的阳物又硬,她凸硬的阴核,揩在他龟头的嫩肉上时,令他不期然的分泌出滑滑的粘液,弄得龟头都是滑滑的。

他揩了又揩她的阴核:「想要吗?」

章蓉口颤颤的,她想说不说似的,一味点头、又摇头:「啊…啊…」不断的喘气。承欢的龟头绕着她的阴核擦多几下,终于往下一挺…

「啊…噢…哎呀…」章蓉喉中发出欢愉之声。

他的肉棍整支插了进去,只留下两粒小卵子在她牝户外。

刚才,两人在浴桶交欢,玩得一半就被驴子惊破,此刻夜深,再无骚扰,承欢要续其余勇。

他压着她抽插了了百来下,弄得章蓉花心绽放,两片阴唇尽湿。

「娘子…让你试试半边鹅腿的滋味!」承欢突然抬起她一条腿,用双手抱着。章蓉一腿高举,下身牝户大张,他的肉棍儿虽不粗长,但此刻又深入多几分,令她多一分胀满感。

「哎呀…奴婢死了…」她扭摆着腰:「相公…你把我里面弄肿了…」她尖叫。

承欢又插了几十下,他感到有点头昏,他喘着气:「你…你求饶…我就…饶你…」她呻吟着:「相公…饶命…」

「我下边…不成啦…」章蓉的两眼翻白,一阵阵阴精喷出,她是高潮到了!

而承欢疯狂的多抽插了几下,亦猛地打冷颤:「我…我也不成啦…」

他的精液往她花心乱喷,章蓉曲起腰肢来迎。

承欢的精液是带点微凉的,他喷出的是冷精。这因为他有恙却要近女色的缘故!

「娘子…」他叫了一声,就趴在她胸脯上晕倒。

「相公!」章蓉急忙爬起,揩抹了下体几下,就给他推拿。

过了半晌,承欢才醒过来,他双颊赤红,似受了风寒。

接下来的两天,他都是躺在榻上,章蓉忙于服侍他,倒忘了驴子小毛的事。

这日中午,承欢已可下床,他牵着章蓉的手:「娘子,我想吃点汤!」

章蓉牵着他的手:「相公要吃什么?」「驴肉!」承欢正色。

「哦!」章蓉眼珠一转:「我就去杀了那头毛驴!」她头也不回,就去马房拿尖刀。(终)

杀驴子,只要在它双眼中间的位置,插入利刀,直透脑门,那它就一命呜呼。章蓉来到后院,只见小毛系在一角,她的心矛盾得很。

「小毛!」她将刀藏在衣袖内,慢慢逼近。那驴子见是她,还摇头欢迎。

章蓉用手拍着它的头,心想:「它虽是畜牲…但…非死不可…」

她将袖中的尖刀移近驴子「死穴」,乘它不在意时,就狠狠的一插。

「呜…呜…」那刀直插至没柄,驴子头中间鲜血如泉涌出,它眼神有点不相信的瞪着章蓉。

她吓得倒退了几步。那驴子嘶叫了片刻,就跌倒在地身亡!

章蓉吩咐家丁:「把驴皮剥了下来,晒干​​留用,驴肉熬汤!」她不敢再望驴尸,匆匆离开。

何承欢饮了驴肉汤,病果然好了,但章蓉心有千千结,连夜都不能安睡。

在迷迷惘惘中,她仿佛身处荒野上,身上只披有薄薄的兽皮。

在她身边,一个满脸胡子、满面血污,手执大刀的裸汉在追她:「你这不要面的婆娘!还我命来!」

章蓉拼命走,但不够满身血污的大汉快,她走了十丈便就绊倒。

那大汉扑上来,将刀架在她颈上。

「好汉饶命!」章蓉哀求。

他一扯,将她身上的驴皮扯落。

「喔…啊…」章蓉的奶子弹了出来,她的牝户亦呈现在大汉面前。

她慌忙用手掩着双乳,但遮得上身,就掩不了下体。大汉一骑,就骑在她肚皮上。

「不要…饶命…」章蓉只觉他跨下一具又粗又大的阳物,正好搁在她的乳沟上。

「饶你?可以!」大汉扯开裤子,露出阳物来。

「喔…啊…」章蓉吓得花容失色。他的东西足足有尺多长,婴孩手臂似的粗。

「你用嘴紧我弄出了精,我就饶你!」大汉狞笑。

「不…我嘴太小…吞不下…这会…弄死我的…」章蓉哀叫。

「贱人!」大汉的刀一拖,就在她额上割了一道血痕。

「啊哟…」章蓉浑身娇呼,她浑身抖颤。

大汉一手捏着她的鼻子,她不期然就张开小嘴,他乘势一塞,那粗大的东西就塞进她的口内。

「鸣…」她双眼凸出,连气也喘不过来。

那东西虽然半软不硬,但一顶就顶到她口中,恰巧顶着她的喉咙。

她双手乱抓,面色发红。

「你给我吮!」他稍为蹲起,卡在她喉咙内的大阳具移开少许。

章蓉探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慢慢地吮着那根大东西。

「鸣…喔…」她吮得很辛苦,那东西太大了,将她小嘴撑得变了形。

那东西是有股躁味,她觉得刺鼻而呕心。

「哈…哈…」大汉笑起来:「这根肉棍子,假如捅在你下边,真的可以捅穿你的肚子!」

「呜…不…」章蓉含糊的叫了一声,她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

「这么大的东西,一插进下边…我就会阴唇爆裂而死…」她内心发毛。

大汉的肉棍子开始发硬了,变得更粗更长。

他只有三分一的阳物塞在她口内,她已经应付不了,如果全部塞进她喉内,章蓉知道一定会窒息死!

「我反正必死,倒不如咬断他的东西,大家一块儿死!」她暗中下了主意。

大汉闭目享受起来:「你的小嘴比你的牝户更紧凑,来,舐舐看!」

他扯了扯她的秀发。章蓉不敢不从,她又舐又吮,涎沫流得满面都是。

「喔…你这淫妇…啜啜看!」大汉又扯她头发。

「呜…噢…」她哀吟起来,大汉已经越来越粗暴了,他大力的插入了少许。

「啊…」章蓉摇头,她透到气,她突然大力的就咬下去。

「你…」大汉暴喝一声,他用力捏着她的鼻子,将阳物全送进她口内。她又再咬下去…

「哎呀…」何承欢醒了,他张开眼,就见章蓉趴在他胯间。她口中塞着他的脚趾,正狠狠的咬落他的脚背上。

「娘子!你疯了!」承欢一脚踢开章蓉。

她这时才醒过来:「相公…有鬼…」

承欢摸着尚在流血的脚趾:「你见什么鬼?」章蓉哭了出来。

怪事并未结束,在开封府衙,包公这晚梦到有张驴皮,飞入府衙。

那张驴皮往地上一滚,幻化成人形,是个有胡子的大汉。

「包大人,我是驴子小毛,因被不良主人章蓉害死,希望包大人为我鸣冤!」大汉跪地叩头。

包公扬了扬手:「那你有什么冤情?」

大汉就将如何救章蓉,她如何说以身相报,后来又如何悔约嫁了何承欢,何承欢又要章蓉下毒手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详细。

包公听完之后,沉吟半晌:「章蓉这个女子,的确悔约寒盟,但你前生是头驴子,主人要杀你,也不过份!」

浓胡子大汉抬头:「人道包拯铁面无私…但…你竟帮人不帮道理?」

包公失色:「小毛,你想本府怎样做?」

大汉又叩了响头:「小的希望大人能架起我这张驴皮,再传召章蓉来开封,问个明白,我…自有办法吐了这口怨气!」他说完,身子一滚,变回驴皮。

包公醒转过来,呆然见地上有张新鲜的驴皮。

张龙、赵虎摸过皮的底、面后回报:「这驴皮是刚割下不久,上面的石灰还未干透哩!」

包公大奇:「驴皮告主,倒算奇闻…」他下令张龙、赵虎,明早就到何家,将何承欢、章蓉等请到府衙问过究竟。

章蓉这夜忧心忡忡。

天明时份,何家家丁来报:「昨天从驴尸身上割下的那张驴皮,用石灰腌了,晾在竹上,但…昨夜那…驴皮竟…不见了!」章蓉怕得在承欢怀中抖颤。

未到中午,开封府「旗牌」张龙就到何府:「包大人要章蓉、何承欢二人到衙门一谈。」

章蓉始终做了亏心事,不想到府衙,但承欢就安慰她:「死了头畜牲,算得了什么呢?」

两人在家人陪同下,来到包公跟前。在衙门内,衙差已将驴皮架起。章蓉不敢正视驴皮。

包公一拍「惊堂木」:「章蓉,这张驴皮告你寒盟背约,你有什么话说?」

章蓉死口不认:「驴子怎能作人言?这根本是无稽之谈!」

她一点也不提寻亲遇盗的事,只是数驴子发狂之事。

章蓉见无对证,谎话越讲越起劲:「这头驴子可能中了邪,多番吓惊奴婢的夫婿,我…我不能不杀它!」包公望了望驴皮。

说也奇怪,此时府衙外的天空突然乌云四布,一如初更夜晚。

一阵怪风扬起,吹得驴皮「立、立」作响,好不吓人。章蓉吓得连连后退。

那驴皮如风帆似的张起,似乎张成人面状。

「章蓉!假如你认为无愧天理,敢不敢摸摸这张驴皮?」不知从哪传来阴恻恻的声音。

章蓉不敢摸驴皮。包公一拍惊堂木:「章蓉,你是否诬蔑救过你的毛驴?」

章蓉硬着头皮:「没有!我就摸摸驴皮!」她走上前,伸手

Advertisement

© 2019
越南神果乳瓜种子 越南三级电影名字 越南巨乳妞 越南色情片 越南女性人体艺术 越南美妇性交片 越南乳胶管 越南12岁巨乳 越南情色片 越南地图 越南美女性交图一丝不挂 越南大胆美女 越南男奴做爱视频 越策越开心武艺 越南妹妹人体艺术图片 越南美女全身裸体拍照写真 越策越开心还在播吗 越南美女偸拍在线视频 越南美女人体性交艺术 越南美女征婚电话号码是 越南女人体艺术 越南美女特 越南童颜巨乳 瑶瑶 越南少女相亲图片 越南女兵赤裸训练 越南模特人体艺术 越南美女邪恶 越南城市少女相亲图片 越南操逼网 越南女人乳房人体艺术 越南美女屄 越南人体写真图片西西 越南人体模特图片 越策越开心动画版 越南电影三级片换妻黄色电影 越剧西厢记琴心 越南裸体逼逼图 越南美女口交 越南美女裸体视屏 越南人体艺术插图 越南美女摸特阴部尿尿 越南黄色视频网址 越南人体 越南xxrt艺术照少女图片 越南长发女大胆人体摄影 越策越开心动画 越南妹做爱视频 越南女人人体图片 越南乳瓜高清图 越南进口乳胶床垫5cm 越南色情少女 越南美女美鲍 越南女人同房 越南裸女性交 越南mei 越南国模人体摄影图片 越南乳瓜功效 越南巨乳嫩模elly 越南少妇裸体图 越南顶级色情院图片 越南进口乳胶床垫 5cm 越南乱伦 越南天然乳胶床垫 越南乳胶床垫好不好 越南口交性交电影 越南少妇QQ 越南美女人肉市场图实拍 越南女人洞体照片 越南老电影色情大全 越南大胆美女艺术图片 越南nvren 越南少妇的b图片 越南女人和男人性交姿势图 越古遗情免费下载 越南美女床上自鲍图 越南少女美奔片 越南美女秀鲍人体艺术艺术图片 越南少女裸体图片图 越南裸女图 越南少女多少钱 越南黑客事件 越策越开心 越南神果乳果 越南女超大胆裸体艺术 越南女人性爱视频 越南美女裸阴视频 越南特色小吃店 越南女色情录像 越南伦理片 越南美女人体图片 越南美女开放下部 越南美女的人体艺 越南裸体私处图 越南美女色情片 约有970 越南女兵档案 越南乳胶枕头 防打鼾 越南乱论电影 越南美女自弄下阴 越南大胆成人艺术 越南美女大胆摄影 越南美女人体摄影 越南a级黄片 越南女孩裸体艺术照片 越南乳胶枕 越南美女舞蹈练习室 越轨娇娃 越南人妖性交 越南美女肏屄 越南女生打架撕衣服 越南口交免费的电影 越南女兵受刑 越南未成年人发生关系 越南妓的性照片 越南屄 越南女人性交电影视频 越南大胸美女dj 越南av电影 越南美少女人体艺术图 越南美女dj照片 越南三级片 越南人骵艺术 越南美女色服务图片 越南裸体美女新婚性生活 越长大越孤单 越南少女大蛋裸体艺术 越南成人色图 越南熟女 越南女孩子裸体照 越南人体艺体模特图片 越南美女qq号码多少 越美性做爱黄色片 越南美少女的图片 越南女人黄色图 越南成人片激情视频 越南特色物品 越南 乳房瓜 越南成年少妇被操视频 越南人体艺术美女 越南顶级人体 越插越挺越插越狠 越南乳瓜真的存在么 越南色情电影有哪些 越南裸体艺术 越南美女多钱睡一晚上 越播越开心俞灏明 越南乳瓜种子 越南人的做八势 越南女人与狗交配 越南乳瓜是真的吗 越南进口 乳胶床垫 越南女裸体艺术 越南美女裸体大胆写真 越南进口乳胶床垫 越南少妇自慰做爱 越南人体艺术图片 越南美女跳舞视频 越南乳胶店 越南美女价格 越南女兵档案txt 越南美女明星腾讯新闻 越来越喜欢黑人美女了 越南少妇下体艺术照 越南人体极品 越南美女下体穴照片 越南人体按摩 越播越开心韩庚 越南乳头瓜 越南逮住一裸体女野人 越南美女性爱\ 越南美女裸体及阴唇自拍 越南美女图人肉 越南美女人体艺术照 越南美女elly 越南伦理 越南少女变老太婆 越南色情电影播放 越南女兵裸体上阵 越南人体艺术照 越南女人的性事 越南成人电影影音先锋 越南女人性交图 越南美女裸体艺术写真 越南20以下妹子图片 越南色情网站 越南极品伦理电影 越南三级片在线免费观看 越南女子的屄 越南裸体美女图片 越南美鲍人体艺术 越南美女洗澡做爱 越坑越撸访谈 越南女兵裸体 越南裸女艺术 越南美女图片裸体 越南美女颗体阴帝图片 越南男性人体摄影艺术 越南乳房 越南乳胶制品 越南少女变老 越南美女荫部尿尿 越南美女哪里玩 越光宝盒插曲 越南少女淫秽性伴图 越南美女色图 越南人体美奔 越南裸体美 越南三级电影性爱 越南女优做爱图片 越南姑娘亚州人体写真 越南美女的阴道隔着日 越南激情熟女 越南少妇做爱 越南极品人体模特 越军裸体女兵 越南农村性生活视频 越南三级电影 越南色情电影有吗 越古遗情新浪爱问 越南三级片免费看 越南美女大胆图片 越南乳房水果 越古遗情19 越南女兵裸体战 越南裸瓣瓜 越南大胆女人 越南.作爱图 越南黄色照片成人 越南人体性交艺术 越南美女大胆人体艺术 越南美女 越南人体图片 越南美女展阴图片 越南旁慰淫...光偷拍 越南妇女身体艺术 越南女人有裸休睡觉吗 越南妇女色情窝点 越南胆大私阴艺术 越南美女好人体 越光bh 越南美女鲍 越南美女大奶 越南少妇妓女性交电视剧 越南男女性交图地址 越南裸替美女 越南美女吃欧美大香蕉 越南三级片大全 越南成人网站 越南大尺度情色电影 越南黄色女人 越南美女做爱怎么得到高潮 越南大胆开放女人在线观看 越南dj美女打碟 越策越开心经典搞笑 越查越爽小说 越南男少女多 越南不雅照 越南美女下体洞穴越南美女图片 越南美女外阴 越南的乳胶枕头 越南女人大胆人体 越南美胞人体 越南少妇裸阴图 越南8岁幼女 越南美女l裸体艺术照 约有919 越南人体艺术摄影 越南美女视频六间房 越南cf单机版1.4教程 越南乳瓜种植方法 越南伦理色情大片 越南美女大胆裸阴图片 越南丰满性感图片 越南少女裸体人体艺术图片 越南美女开放程度 越南神果 乳瓜 越南美女做爱片段 越南女生打架 越南妹子激情五月天 越策越开心还播吗 越南祼体丰满妇女图 越南大胆露比人体 越南色情av 越南黄色大片 越南美女娶回家 越南少女豪放潮流生活 越南成人三级电影快播 越南少女elly tran ha 越南美女dj超嗨 越南特色农产品腰果 越南少妇裸体图片 越南黄垂玲bt 越南美女影音先锋 越南色情按摩 越南强奸色情片ed2k 越南美女的阴唇图 越南美女少妇人体艺术 越南cf作弊器 越南裸体电影 越南乳碰爱中文 越南美女人体做爱 越南苗族美女人体艺术照图片 越南12岁嫩模 越南裸体艺术图 越南超级巨乳女 越南妹大战美国猛男 越南美女有什么特征 越南女人性交圖 越南美女人体写真 越南老版色片先锋吉吉 越南人体艺术高清图片 越南女生人体艺术 越南进口乳胶床垫15 越南 乳胶床垫 越南av操穴口 越南民黄色 越南大胆室内人体艺术 越南女兵人体艺术图片 越南美女阮明雪 越南河口忻 越南美女性交视频 越南换妻 越南巨乳elly 越南黄色的网站 越南人性交电影 越南美女裸体私处 越南美女喂奶 越南电影啊三 越策越开心下载 越南三级片影音先锋 越南空姐肉丝袜制服 越南美女露屁股 越南白虎人体艺术摄影 越南少女裸图 越南乳胶床垫10 越南美女旗袍超性感图 越南乳瓜图片 越南丰满美女 越南美女大胆艺术照片 越南三部曲 越南少女人体艺术大胆 越南波霸人体艺术 越南黄片大全在线观看 越南美女裸体艺术图片 越南激情图片 越南美碰爱视频 越南大胆人体艺术图片 越南人体艺术图 越南少女10岁被拐卖 越南成人性生活 越南乳瓜能吃么 越南人骵艺术胆 越南黄色一级片. 越南美女生活照片 越南美女奶逼 越南神果乳瓜 越南黄渗站 越共刑讯 越南少女生子 越南街小姐性交动作 越南美女买逼的 越南美女特色服务图片 越插越爽 越南黄色小说 越南少女模特 越光宝盒qvod 越南的乳房瓜 越南美女操屄喷射图 越南女人与男人性生活 越南三级av 越南经典56 越南av 越南裸体美女艺术照 越南偷拍做愛 越南人体摄影图片 越南奥黛美女摄影 越南a片美女 越南熟女自拍贴吧截图 越南人体艺术色情 越南美女翻唱中文歌 越南人游中国 越南美女特色服务图 越南美女毛片肉体 越南少女阴部图 越南美女露b艺术照 越南美女撸撸射影院 越南 乳 瓜 越南天然乳胶枕价格 越南少妇服务图片 越南姑娘人体艺术图 越南祼体模特 越南美女包邮 越南女兵人体艺术 越南旅游美女导游 越南乳瓜能吃吗 越南美女热舞自拍 越南美女光体图 越南爱情电影片 越南美女大战老外 越南裸体女孩 越南美女开放图片 越南av电影下载 越南10岁女孩裸体图片 越南美女多吗 越南成人电影 越南妹全裸体图片 越南女人色情 越剧电视剧 越南少女裸体阴道图片 越南00后做爱视频 越策越开心2010 越南美女性jao 越南天然乳胶枕头 越南美女的人体艺术 越南少妇阴部最丰满的图 越南美女挑战中国功夫 越南经典三级 越南女孩大胆人体艺术 越南三级片快播 越南美女下体裸照裸体图片 越南水果乳瓜 越南大胆人体艺术照 越看少女 狸猫 挂件 越播越开心武艺 越南少女罗体画面 越南女兵档案第一章 越南男男性交视频全过程 越空少女新桃花扇 越南妹子性交 越南女孩人体 越南美女裸体及阴唇 越南女人的性生活 越策越开心sjm 越南三级影星 越南翻唱中文歌曲 越南三级片电影 越南美女极品美鲍人体艺术 越南少女罗体视频 越南美女特色三级片 越剧wuiudaisou 越南黄色电影网站 越共刑讯逼供图片图 越南裸体美女 越南美女买卖图片0 越南少女elly 越南巨乳村 越南美女人体艺术 越南口交 越南人性交大战 越南少女人体艺术摄影 越南男女性交图官方 越南口交性交短片 越南成人电影网 越南美女裸体大奶 越南女人乳房头 越南电影三级片 越南人体艺术美女裸图片 越南乳爪 越南美女拳击精彩暴力 越南熟妇人体艺术 越南少女美奔 越南乳果 越南美女裸体图片 越南神奇乳果 越南美女人体摄影图片 越南林志玲一脱成名 越南美碰爱电影 越南美女开放 越南大叻特色酒店 越南美女瑶瑶比基尼视频 越南人体写真 越南美女私阴照片 越南特色面包 越南少女服饰 越南美少妇性生活图片 越南美女监狱 越南的极品黑鲍 越南女孩掰穴 越剧电视剧红楼梦 越南美女被杀吃肉 越南鲍 越南乳猪 越南人体下体摄影 越南美女性交 越南美做八势 越南美女裸休阴道照 越南国女人全裸体艺术照 越南特色礼物 越南沙滩少女图片 越南女孩做爱照片 越南乳瓜 越南三级电影片 越南人体性艺图片 越南裸体图片人体 越南裸体少女 越南残害中国人 越南美女裸体 越南美女dj打碟 越南女与美国大香蕉 越南乳瓜多少钱一斤 越南美女艺术照 越南女同性恋快播伦理 越南色大妞视频 越南卖淫合法 越南女人屄是不是蝴蝶的 越南大胆女 越南美女下体裸照 越南大胆人体摄影 越南美女大胆性爱片 越南人体 写真 越插越勇 越南贩毒电影国语 越古遗情txt 越南巨乳嫩模 越南少女露白鲍 越南美女包邮女人 越南女人裸体和女人洞体照片 越南裸体公主 越南裸体 越南少女人体 越南少女大胆人体艺术 越南少女白鲍 越南人体美女美鲍艺术图片 越南美女裸体艺术 越南翻唱 越南少女ellytranha 越南特色美食推荐 越古遗情新浪 越南降头 越南美女 工艺品 越南美女阴毛阴道裸体 越南三级影片 越南美少妇人体艺术 越南美女人体 高清 越南女人体裸怎么样子的 约做爱 越南少女 ed2k 越南那美女多呢 越南gay 越南少女顶级人体艺术 越南爱爱电影 越南女性交配 越南国模人体艺术 越南色狗电影 越南美女做爱 越南美女情色 越南三级滟杉 越南人体艺术有 越南黄色 越南女人性交口交图片 越南少妇颗体艺术照 越南美女人体艺术图片 越南女人白虎人体 越南色情快播 越南黄色电影 越南人性交影片 越南亂倫電影 越南美女裸女人体艺术 越南男女性交图图片 越南美女裸体照片 越南美女性交图 越剧红色医生视频下载 越南大胆女人体 越南美女拳击手图片 越南顶级人体模特 越南美女大胆全裸 越南裸模人体阴道图 越南女兵档案阅读 越南熟女杉 越南人体艺术裸照 越南美女阴部 越南美女与公狗插视频 越南少妇 越南少妇婐体 越南美女人体艺术大胆展阴照 越南美女特色服 越南人性生活免费电影 越南美女聊体光屁股图 越南人体艺术照美鲍 越南兽交 越南乳房瓜种子 越南美少妇露b图片大观 越南大胆人体艺术摄影 越南丰满人体艺术 越南女人性生活 越南旅行结婚 越南河内女人图片 越南女优私拍人体艺术 越南人妖性爱百度影音 越南少旁拍自慰成人影片 越南女与黑人免费性爱大片 越南美女dj看完终身 越南女烈挺刑图 越南乳瓜怎么种 越南情欲大片 越南裸模 越南12岁超嫩 越南成人性交三极黄色 越南少女裸体艺术摄影 越南男女性交图 越南美女伴游 越南女兵档案视频 越南美女人体艺术BB 越南美女你大胆人体 越南色情电影 越南女人裸体爱爱图片大全 越南黄色av电影 越南女地下党受刑 越南赤裸美女 越古遗情txt下载 越南美女捰体照片 越南少女电影 越共刑讯逼供 越南美女裸体图 越南风骚美鲍人体 越南美女大胆人体 越南产蓝色新百伦574 越南成人三极片 越南老女人 越南人体西西艺术 越南女性裸体艺术照 越南3gp 越南美女操逼图片 越南大胆人体艺术诱惑漏鲍 越吃越瘦的10种水果 越南黄色片丶小说 越南第四色色影音先锋 越南cf1.2抽奖 越南鲍女 越南阿片快播 越南情色电影快播 越南黄色性交美女视频 越南乳神瑶瑶到中国 越南美女裸体艺术照 越南av色情电影 越南巨乳症 越南黄色电视剧 越南人性交 越南三极片 越古遗情19楼 越南乳瓜怎么吃 越南床上做爱的影片 越南美女人体艺术摄影图片 越不二h 越南人体模特 越南色情男女交配图片 越南乳瓜真的假的 越南女孩阴部图片 越南黄色影片 越南少女人体高清大 越南美碰爱视频集锦写真 越南av女 越南乳胶圈 越南女兵脱光衣服洗澡 越南男女尻屄网 越南 乳胶床垫 liena 越南家庭性乱伦影片 越南女孩裸身图片 越南美碰爱片 越南乱伦电影 越南人体西西 越南裸体少妇 越南色站 越南特色旅游团 越南少妇裸阴 越南a片视频网站 越南女人尿尿 越南美女裸体片 越南美阴黑鲍人体艺术 越南女兵档案下载 约有901 越南美女博客 越南少女人体艺术 越军裸体坦克女兵 越南万成乳胶床垫 越南拳击美女训练视频 越南少女全裸人体 越南少女瑶瑶 越南妹祼照 越南熟女少妇图 越南乳瓜的做法 越南美女阴唇图片 越南大胆人体模特 越南女与黑人 越南美女多高 越南拳击美女视频 越南美女写真集augirl 越南农村姑娘一级黄色片 越南女兵裸照 越南旅游风光图片 越南美女人体模特 越南美女开放照片 越南美女跳舞 越南少女相亲中介 越南长发女裸体图 越南人艺 越南女孩性交视频 越南人体私处 越南美女特色服装 越南丝瓜图片欣赏 越南美女特色服务上门 越南搜索引擎 越南特色旅游纪念品 越南特产 越南人体摄影艺术 越南人体彩绘 越南乳瓜骗局 越南裸体女人图片 越南交幼 越南乳神ella 越南美女做爱图 越南少女裸体图片欣赏 越南人体艺体图片 越南美女裸美女 越南妹十八岁阴道图 越南妇女骚视频 越南成人网 越南 乳房 越南熟女性爱影片 越南美少女大胆艺术电影 越南美女全身裸体 越南少女的肖像 越南黄花梨芝麻点 越南电影论理片 越南偷窥自拍 越南女人最大胆视频 越南美女艺术摄影图片 越南美女qq号码 越南乳胶床垫 180x200 越南美女色情 越南色情在线电影 越南二战三级大片 越来月色txt新浪 越南美女旗袍 越南成人秀 越南女兵赤裸上阵训练 越南肏屄 越南人妖性爱 越南电影三级片百度影音 越南人体艺 越南乳瓜子 越南的色情场所 越.南美少女人体艺术图片 越南乳胶枕头怎么样 越南清纯美女裸图 越南美女的屄 越南大胆人体图片 越南少女美鲍 越南美女大学生叫什么 越南公安美女舞蹈秀 越策越开心20110827 越南美女阮晃雪 越南成人片 越峰双色球杀号 越南女人裸照 越南美女现场打碟 越南长发熟女性爱影片 越南美女特色服务视频 越南老街美女视频 越南电影 越南乱轮 越南被干B美女 越南 乳果 越南少女捰体照片 越南美女洗头 越南庞人体艺术 越南少女图 越南乳瓜真假 越南第一美女图片 越南美少女大胆艺术 越南美女大学生视频 越南大胆人体艺术 越南rentiyishu 越南美女极品强奸 越南美女服务电影 越南人体艺术 越南女人体模特 越南女人的人体艺术网 越南少女图片 越南少女做爱片 越南女艺术猫人体 越南人体性交 越南美女艳照 越南乳神 越南美女性霸拍全集 越南强奸三级电影 越南女人性交照片 越南美女裸体艳照 越南三级色情电影 越南人体摄影 越南女性交 越南大胆开放美女艺术图片 越南裸体人体艺术 越南人体照片美女 越南a片照片 越南拐卖少女事件 越南色情大片 越南美女人体图 越南乳瓜 乳房瓜 越南 无码 越光宝盒手机下载 越南女人性交 越策越开心2011 越南色情照片 越南少妇图片 越南无码 越南女碰爱屄 越南三五美女影院 越南男女性交图新网址 越南吊乳房瓜 越南人人体艺术 越南特色农产品 越南少女人体图片 越南嫩模 越南开放式人体艺术 越南美女自弄私处 越南美女一晚上价格 越老越骚〔13p〕 越南旅游买乳胶枕头 越抽越猛越插越狠 越南色情网 越南黄色a级片 越南美女大波裸体 越南乳瓜的功效 越看少女野崎君 越南色情业 越南女人的胴体 越城区成人用品 越南美女国模扒穴 越南熟女性爱片 越母乱伦 越南色播电影 越南电影网站 越南裸体女人 越南美女艺术 越南人体伊苏 越南三级片在线观看 越播越开心王栎鑫 越南人美女人体 越南美女美鲍图片 越南黄色视频网站 越南三级枪战电影 越南乳神elly 越南美女人体艺术摄影 越南乳胶枕头价格 越南女性人体艺术摄影 越南美鲍 越南人体艺术馆 越南电影三级片换妻 越南骚妇 越南乳瓜 假的 越南人体艺木油画 越南美女老婆 越南女人性交图片 越南人体写真集 越南猛片qvod 越南少女极品美鲍 越南乳房瓜 越播越开心高清 越南电影三级片 百度影音 越南美女全裸 越南成人小说 越南禁片性爱 越南美女翻唱犯错歌词 越南美女阴部艺术图 越南高清顶级人体艺术 越南妹子多少钱玩一次 越南羔女人体艺术 越南女兵的开放程度 越南经典三级片 越南大胆美女人体艺术 越南美女艺术人体 越南女人人体艺术 越南人体美女照片 越南女兵常裸身洗澡 越南美女人体美女人体艺术图片 越南色情成人看点 越南人体与艺术 越南女兵战争中色情 越来越爱老婆 约中年熟女 越南美女iuo体图片 越南美女征婚网 越南歌曲 越南女兵人体艺术1图 越南少妇人体 越南少女打架脱衣视频 越南色情电影qvod 越南浓密美鲍 越南美女人体美 越南吊乳瓜 越南乳胶枕头第一品牌 越南裸体美碰爱 越南美女祼体艺术 越南金掉色吗 越南美女dj终身难忘 越南美女特色服务录像 越南女幼 越南乳胶床垫品牌 越剧下载 越南女人体 越南乳瓜图片大全图片 越南情色qvod 越南乳神瑶瑶 越南人体艺术大胆图片 越南骚女视屏 越南成人性爱技考草裙社区 越南人妖快播 越南女孩人体艺术照 越剧做爱片 越南模拟人体艺术 越南特色小吃加盟 越古遗情下载 越南丰满的妓女的图片 约有905 越南乳房果 越南大胆人体 越南乳胶 越南女孩人体摄影 越策越开心复播 越古遗情 越南裸体美女人体艺术 越南美女qq 越南女人裸体图片 越南成人电影全集 越南女人体图片 越南成人电影网站 越播越开心 越南乳瓜图 越南人体艺术阴唇图片 越南女红星视频下载 越南人体yishu 越南美女热舞诱惑 越南美女丝袜 越南成年人电影 越南裸体美美 越南女人做爱 越南cf单机版 越南av网站 越南乳瓜种植 越南少女的画像 越剧西厢记 越来越不懂 越南色情人性交大片 越南少妇真实阴蒂图片 越南人妖性交影音先锋 越南huangse电影 越南三级在线视频 越南电影三级片免费的 越看少女野崎君cos 越南 乳瓜 越南美女给美国军人性交片 越南骚逼 越南三级成人黄色片 越南三色冰 越南女兵影音先锋 越南美女洗长发 越南美女美体图片 越南美女人體藝 越南人躰藝術 越南骚屄 越南情色电影 越南人体艺术网 越南特色食品 越南少女性感照片 越南美女特色yingpian 越南黄业 越南黄色伦理电影 越南大胆人体艺 越南美女五月天 越南女人性爱 越南美女超大胆人体艺术 越南黄色片 越策越开心小品 越南美女暴走漫画 越南女兵裸体上阵图 越南乳瓜真实图片 越南进口乳胶枕头 越南美女性交的免费视频 越南14少女人体艺术 越南美女自卫反击战电影 越南美女战美国大香蕉 越南旅游 越南裸女 越南人体美鲍 越南cf单机版可以bug吗 越南全裸美女 越南裸体美女的b眉片 越南女人色情下载 越南美少妇人体艺术日本 越南美女人体高清 越南乳胶枕头 越南美女特色服务qq 越南美女大学生 越南美女艺术裸体照片 越南的神果乳瓜 越南人体艺术写真 越南女烈受刑 越南女露鲍大胆艺术 越南美女影院